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豪門甜寵:賀少的替嫁新娘
豪門甜寵:賀少的替嫁新娘

豪門甜寵:賀少的替嫁新娘賀逸姜若悅

標籤: 姜若悅 豪門甜寵:賀少的替嫁新娘 賀逸 都市
《豪門甜寵:賀少的替嫁新娘》,是作者大大「賀逸姜若悅」近日來異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裏的主要描寫對象是姜若悅賀逸。小說精彩內容概述:」一段日子的私密相處後,某男人一臉暢爽,死黨又湊過來。「嫂子到底長什麼樣,這麼神秘?」男人邪魅勾唇:「滾開,我的寶貝兒老婆,又美又甜,給你們這些俗人看一眼,都是褻瀆。」世人懵逼了,嘖,這賀少,不會是傻了吧。家裡嬌妻收拾好行李,鬧了:「賀逸,我要離婚,你欺我,辱我,嫌我...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09:2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聞言秦芸芸不見了,戚雲眉宇皺了皺。
「八成是被賀熔的人接走了。」
姜若悅繼續說道「還有,她可能也染上地獄一號了,那天,為了逼迫她說出賀逸的位置,我就按住了她。」
「染上也是活該,這女人太狡猾了。」
戚雲冷哼了一聲,再次看向姜若悅,發現姜若悅的臉,好像有一點好轉了,或者說,沒有肉眼可見的再加重了,愣了愣。
「少夫人,你身上的癥狀,是好轉了?」
姜若悅抬手看了看,也眨了兩下眼,自己這幾日,一直沉浸在賀逸的事上,人沉重的和鐵一樣,沒關注自身。
不過,戚雲說得對,真的好像有所好轉了。
昨日開始,大哥早中晚給她三粒白色的葯,讓她服下。
戚雲好奇道「少夫人,可以講一下好轉的原因嗎?」
「是大哥給我的葯……」

姜若悅又把大哥救了她,還給她葯的事,給戚雲講了一遍。
戚雲聽完,沉默住,賀華對姜若悅的愛,並不比賀總少,這幾日,也多虧了賀華及時醒來,在荒野中找到了姜若悅。
最值得高興的事,就是少夫人的病有轉機了。
中午,戚雲去做筆錄了,姜若悅也接了楊叔的電話,到天狼別墅吃藥。
「少夫人,你怎麼不吃,太苦了?」楊叔納悶道。
姜若悅端着一杯水,捏着藥丸發神。
「不是,我是在想這葯,好厲害。」
楊叔自豪道「在我眼中,大少爺就是這個世上最厲害的醫生,任何疑難重症在他面前,都能攻破。」
姜若悅贊同的點點頭,仰頭把葯吞了,又喝了一口溫水。
心中暗暗祈禱着,這次,大哥出手,一定要徹底治好她才行,千萬不要像之前的烏藤素,起初有一點兒效果,後面就沒用了。
「大哥出去了?」
姜若悅發現別墅內,沒有賀華的身影。
「老夫人去公司了,讓大少爺也過去了。」
「賀氏總公司?」
「是的。」
姜若悅捏緊了手上的杯子,看來,奶奶這是親自去坐鎮公司了。
姜若悅又跟楊叔說了聲,說自己要回家了,但每天會按時過來服藥。
她一直住在這,要是被媒體拍到了就不好了,秦芸芸的事兒,她現在也配合警方調查,不需要再害怕了。
楊叔怎麼留也沒留住她。
楊叔切實的感覺到,姜若悅住在這的幾日,自家少爺雖然嘴上沒說什麼,但內心一定很滿足、高興的,吃的,用的,都是安排的最好的,還請了五星級的大廚過來做飯。
即使姜若悅因為賀逸,一直沉浸在悲痛的情緒中,對什麼都不感興趣。
少爺回來,發現姜若悅離開了,一定會空落落的。
賀氏集團。
老夫人坐在賀逸的辦公室內,胸口跟塞了一把糠一樣。
現在,賀逸失蹤了,賀氏必須要有個領導的人。
她看向默然站在房內的賀華,他的神色淡淡的。
「華兒,你在想什麼?」
賀華抬了一下眸,反問「您叫我過來,有什麼安排?」
「逸兒回來之前,賀氏集團需要有個主事的人,我打算讓你在這期間,暫代逸兒管理賀氏。」
賀華深思了片刻「抱歉,我手上的事很多,沒多餘的精力了,再來打理一家龐大的公司了。」
老夫人怔住,仔細打量起自己的孫子來,他沒說假話,是真的不想管理賀氏。
這就奇怪了,過去,他對賀氏也是有想法的,也因此做了一些動作,所以,之前自己才把西城的業務劃給了他,安撫他。
「還在怪奶奶,一開始沒把賀氏交到你手上?」
「賀氏您親自管理吧,有需要我可以協助您。」
今時不同往日,他不想姜若悅誤解他,趁人之危,奪了賀逸的位置。
「那好,接下來,你就協助我打理賀氏,辛苦你了。」
老夫人沒再強硬的把賀氏塞給他。
「咳,咳……」
一份文件還沒看完,老夫人就胸口發酸發脹,咳了一大口血。
張媽看得心疼極了,連忙上前給老夫人拍了拍背。
賀華瞟了一眼手帕上的血跡,顏色發黑,深深的蹙了一下眉頭,老夫人這身子,已經虛得很了,最終還是主動上前,接過老夫人手上的文件閱覽了起來。
張媽看着這一幕,欣慰的笑了笑。
晚上,賀華回到天狼別墅,家中已經沒了姜若悅的身影了,他掃了一圈空蕩的房間,身心空落落的,高長的身軀立在陽台,淡淡的抽了一支煙後,轉身去到了實驗室,正要替姜若悅把剩下的葯送過去,發現藥瓶竟然空了。
他大喊「楊叔。」
楊叔立馬放下活過來「少爺。」
賀華盯着檯面「葯是姜若悅帶走了嗎?」
楊叔這才發現,檯面上空空的藥瓶,滿滿的驚訝。
「二少夫人,走的時候,沒帶葯。」
賀華神色立即凜住「趕緊調監控。」
楊叔也意識到,糟了,這別墅進賊了,把葯偷走了。
「好,好。」
這可是少爺用生命換來為姜若悅救命的葯,竟然被人偷走了。
經過調取監控,四個小時前,果然有一個全副武裝、身手靈活的人,翻牆進來,盜走了藥瓶。
賀華氣得一拳砸在桌上,目色猩紅,沒想到,還有人盯上了這個葯。
楊叔又惱又想不通「這葯只對二少夫人的癥狀有用,他偷去做什麼?」
賀華想到了一個人,秦芸芸,她也染上了,一定是她找人來偷去,自己用了。
就在這時,姜若悅也再次過來,服用晚上的葯了,期待道。
「大哥,楊叔,我過來服晚上的葯,這葯真的有效果,我有好轉了。」
賀華飛快轉身去了實驗室。
楊叔還一臉的不自在,好像有什麼難處。
姜若悅奇怪道。
「怎麼了,楊叔,發生什麼事了?」
楊叔看了一眼賀華的背影,回過視線來艱難道「剩下的葯被人偷了。」
其實,自己的責任重大,少爺讓他看好別墅,賊進來了,他竟然不知道。
姜若悅傻眼,再次受了重重一擊。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