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姜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姜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姜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姜若悅賀逸

標籤: 姜若悅 姜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賀逸 都市
《姜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這部小說的主角是姜若悅賀逸,《姜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故事整的經典蕩氣迴腸,屬於都市小說下面是章節試讀。主要講的是:」唐萍沒再吱聲,傭人等了幾秒,便緊張的端着飯菜上了樓,她暗抽了一口氣,少夫人說的話還真管用。唐萍擱在大茶几上的手機亮了起來,瞥了一眼上面的署名,眼睛倏然睜大。姜若悅的繼母姚茹打電話來了。劃開電話,唐萍氣得心肝顫...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09:3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就在秦芸芸滿滿的期待時,賀逸耷下了眼瞼。
「我身上也有很多傷,抱你的話,傷口就再次拉開了。」
這讓秦芸芸無可反駁,看賀逸無辜的樣子,她甚至有點懷疑,自己被賀逸套路了,他在故意裝弱,逃避抱自己。
不過,賀逸的外衣,要是撩起來,身上真的是大大小小的傷口。
別看他現在頂天立地的站着,身上的傷可沒徹底好。
「抱歉,我一時忘記你也受傷了,那還是你扶着我吧。」
賀逸點點頭,同時感覺自己好像從骨子裡,就排斥秦芸芸。
黑雲島的高台上,賀震天看着賀逸扶着秦芸芸回來,滿是欣慰。
賀逸把秦芸芸扶到了她的房間,就要走了。
「阿憶,你別急着走,陪我待會兒吧。」
「行。」

賀逸強制自己坐下來。
秦芸芸坐床上,他坐椅子上。
秦芸芸試探道「我看了,五日後就是一個好日子,我們在那天結婚吧。」
避免夜長夢多,她一定要抓緊和賀逸結婚。
醫生說賀逸腦子裡,有淤血,才導致他失憶的,如果淤血被吸收了,他還會恢復記憶的。
黑雲島不歸雲城管,他們在這兒結婚,也不會違法。
賀逸皺住了眉毛。
「等我記憶恢復了來,我們再結婚吧,記起了我們過去恩愛的日子,我也能成為一個好丈夫。」
「我不在乎的,我太愛你了,只想立馬嫁給你,阿憶,我們就結婚吧,我一定會成為一個好妻子的。」
賀逸起身來,快速道「你先休息,我去找爺爺,有事跟他說。」
秦芸芸的房間,裝扮得很溫馨,但他覺得好壓抑。
出來,他才感覺擁有了自由。
看吧,只是在她房間里待一會兒,他就覺得壓抑、束縛,要是結了婚,每天都和她住在一間房,他只會覺得窒息,想逃離。
賀逸出來並沒有去找賀震天,而是走到一個安靜的角落,打開了手機,忍不住再次給姜若悅發了一條消息。
「你東西買好了嗎?」
而這一幕,也被秦芸芸站在卧室的陽台上,看得非常清楚。
她很懊惱。
賀逸自從有了手機了,就總喜歡玩手機,賀震天就不該給他配手機。
姜若悅還沒回消息,賀逸就靠着柱子,閉眸耐心等待姜若悅的回復。
過了一會兒,他沒等來消息,而是等來了手杖聲。
他睜開了眼睛。
「爺爺。」
賀震天關心道「這幾日,身體好一些了沒?」
賀逸回道「身體是好一些了,就是以前的事,我一點也想不起來了。」
賀震天聽出來了,賀逸很想恢復記憶,記起以前,這可不是賀震天想看到的。
「身體好些了就行,你覺得黑雲島怎麼樣,喜不喜歡?」
賀逸分析着「這片島很大,也很危險,島上的守衛者身體強悍,身手靈活,是我們在外家族的堅強後盾,這兒是一個令人聞風喪膽的地方。」
賀逸分析了一通,卻沒說,他喜不喜歡這片島。
「那你喜歡這嗎?爺爺已經打算,把這兒的掌管權交到你手上了,到時,你就是這兒有至高權利的人。」
賀逸沒做聲,權利肯定是誘人的,但他當務之急,只想恢復記憶。
賀震天敲打道「阿憶,爺爺已經沒多少日子了,我不希望帶着遺憾走。」
賀逸看向了賀震天,「爺爺你言重了,我會擔起自己的責任的。」
聽到這話,賀震天就放心了。
看吧,沒有姜若悅這個女人後,賀逸聽話,順從多了,他們爺孫的感情也好多了。
賀逸又追問道「爺爺,我過去的名字叫什麼?」
面對賀逸急切好奇的眼神,賀震天眼角跳了跳,他擔心告訴了他叫賀逸,賀逸會一下觸發記憶的大門,想起來一切。
一個從出生就開始用的名字,威力是很大的。
所以,他不會告訴他叫賀逸。
賀震天淺眯了一下眼神「你過去的名字叫……叫冷梟。」
賀氏家族和冷氏家族實力都很強,這會兒,冷梟被冷家召了回去,人不在島上,告訴賀逸他叫冷梟,也不會出問題。
賀逸感覺這個名字,潛意識裡倒是有點熟悉感,看來自己以前真的叫冷梟。
「冷梟?所以,我們在外的家族,就是冷氏家族?」
「正是。」
「好了,爺爺有些累了,先回房了,你也別在這待着了,去訓練場盯着。」
賀震天轉身,就給身邊的手下遞了一個眼神,示意手下趕緊把自己剛才的話傳達下去,以後大家見到賀逸,就稱呼他為冷梟。
並趕緊通知冷梟,不要回島。
手下就飛快離開,去執行命令了。
賀逸來到高亢訓練場,分教官一聲命令。
「暫停,向主教官行禮。」
烈日炎炎下,受訓的學員,皆大汗淋漓,皮膚被烤得黝黑。
學員都朝着賀逸鞠了一躬,包括場上的分教官。
賀逸踏着皮靴,一張鐵血臉穿過人群,走到了檯子上,下令道「繼續訓練。」
他一聲令下,訓練場再次回復了一片搏擊中,看着下方打鬥、嘶吼的學員,賀逸眼神犀利,每掃過一個人,他幾乎就能看出來,這個學員能走到哪一步。
這只是訓練場上的訓練,儘管他們已經流了一大片血,一大片汗了,但還是這兒最舒服的訓練。
後面他們還有叢林穿越,與林間野獸搏鬥,以及各種殘酷的考核。
台下嘶吼、搏鬥,賀逸也站在烈日下,持着名單,記錄每個人的體能情況,黏熱的汗珠,從他的下頜角,滴落到地板上。
分教官為他遞上一條毛巾,賀逸沒接,反而是褲袋裡的手機,震動了一下,他眼睛一亮,立馬掏出來查看。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