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女神的貼身護衛陳揚
女神的貼身護衛陳揚

女神的貼身護衛陳揚陳揚

標籤: 女神的貼身護衛陳揚 玄幻 趙曉蕾 陳揚
《女神的貼身護衛陳揚》這部小說的主角是趙曉蕾陳揚,《女神的貼身護衛陳揚》故事整的經典蕩氣迴腸,屬於玄幻小說下面是章節試讀。主要講的是:反正我欠這些大哥們三萬塊,他們說了,要是你不拿出來錢,他們就拿你去做小姐來還錢。」蘇晴一聽徐志這話,簡直要氣瘋了。她厲聲道:「滾,你給我滾。」徐志臉色不好看了,道:「臭娘們,敬酒不吃吃罰酒...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13:4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陳揚走後,秦雲霜和洛天瑤心裏倒是有些空落落了。儘管,她們覺得陳揚應該走,因為他留下也沒有什麼用。可當他真的走後,她們心裏又忍不住的失望。當真是大難臨頭各自飛嗎?
兩人隨後又安慰自己,他也是沒有辦法才走的。張牧塵等人都走了,他不走又能怎樣?
場中,陳亦寒也來到了洛天瑤和秦雲霜的面前。
洛天瑤和秦雲霜則是用仇恨的眼神看向他。
陳亦寒微微一笑,道「你們現在之所以這樣恨我,是因為你們修為還太淺薄,還太在乎肉身上的這點事情。等以後,你們修成無上自在體,就會感謝今天的遭遇。因為今天不僅不是你們的厄運,反而是你們大大的機緣。你們得了本少爺的精元之氣,那對你們是大大有好處的。如果你們將本少爺服侍的夠好,本少爺還能指點你們一些,順便給你們丹藥。所以,你們不要不識抬舉,得了便宜還賣乖!」
洛天瑤和秦雲霜聽了他這番厚顏無恥的話後,只覺憤怒盈滿腦門,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打又打不過……說還說不過……
陳亦寒見這兩個女人都不說話了,當下哈哈一笑,接着道「走吧!」說完便朝他自個的車那邊走去。
林河與常勝,還有那兩名女保鏢薛瑩,劉欣則是來到了洛天瑤和秦雲霜的身邊。
林河淡冷說道「兩位小姐,請吧。若是讓我們動手,面上就不好看了。」
秦雲霜和洛天瑤無力反抗,此時只能起身,跟着前行。
她們自然也不會因此而自殺,現在都是新世紀了,不可能說真的因為沒了貞潔,就想不開要死要活的。
當然,心中肯定是萬般不願的。
真是逃不過……到了這個境地,也只能當是被狗咬了一口。
隨後,秦雲霜和洛天瑤就上了陳亦寒的車。陳亦寒坐在副駕駛上……
林河開車。
薛瑩等人則去開了秦雲霜她們的車。
兩輛車再次朝市區里開去。
回去的路上,顛簸又顛簸。
而秦雲霜和洛天瑤兩人心如死灰,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陳亦寒坐在副駕駛上,內心激蕩。他一向都喜歡女色,如今雖然才十七歲,但品嘗過的美女已經不知道有多少了。
雖然他的女人不少,但卻很少碰到像洛天瑤和秦雲霜這樣的美女。這兩個女子,不僅僅是長得好看,更重要的是,她們的氣質出塵絕俗。
陳揚並沒有走遠,他當然不會走遠。
他假裝走開,等陳亦寒一行人開車離去之後,便先跑去找到了張牧塵那口被斬斷成兩截驚雷劍。
那兩截驚雷劍是不錯的品質,至少對目前的陳揚來說,其品質是不錯的。等過些時日,找個地方將這兩口劍再重新熔煉一起,便可以使用了。
他將兩截斷劍拿在手上,隨後驅動法力,將驚雷劍裏面屬於張牧塵的神識全部煉去。
也就在這時,那邊卻有腳步聲傳來。陳揚不用細聽,便知道是張牧塵等人去而復返。
顯然,張牧塵是來找自己的驚雷劍的。那驚雷劍斷裂之後,便無法為他的法力所召喚。
當時那種場面,張牧塵也不好意思跑去找自己的斷劍,所以想等大家離去之後,再來撿自己的劍。
而就在快要接近斷劍之時,張牧塵驚訝的感覺到,斷劍上的屬於自己的神識消失了。
「可惡!」張牧塵定下了身形,暗罵一聲。
張牧風等師弟連忙問「師兄,怎麼了?」
張牧塵說道「那小賊將我的驚雷劍給抹去了神識。」
張牧風等人頓時呆住。
隨後,張牧火說道「那我們還回去找嗎?」
「還回去做什麼,丟人現眼嗎?」張牧塵憤怒不已。
張牧風沉聲說道「師兄,洛小姐和秦小姐還是被那小賊給……我們如何向南宮老爺子交代啊!」
「如實交代吧!」張牧塵說道「我們已經盡全力了,我看就是師父來了,也未必是那小賊的對手!剩下的,讓南宮老爺子自己想辦法解決吧!」
「也只好如此了!」張牧風嘆氣說道。
且說陳揚撿了那驚雷劍後,又將驚雷劍上張牧塵的神識抹去。之後,他感覺張牧塵等人正在去而復返。他當下也就不再停留,快速離開了現場。
陳揚心裏是擔憂洛天瑤和秦雲霜的,但也知道,陳亦寒應該還不至於猴急到就在車上辦事。
眼下,陳揚覺得自己需要去找一身衣服和面罩,將自己的身份隱藏起來。
這四周雖是郊區,但也隱隱約約之間還有農戶居住。
陳揚身形快速跳動,轉瞬之間就來到了一處排樓房前面。
這農村的樓房,也都做的頗為不錯,鱗次櫛比。
陳揚看到那其中一處的陽台上晾曬了不少衣服。雖然是在暗夜中,但他將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於是隔空施展法力,將那些合適的衣服給抓了過來,順便還找到了一頂草帽。
陳揚快速將自己的上衣脫掉,然後換上一件寬大的格子襯衫,又找了件黑色的衣服,將那衣服撕成一大片布條,然後將臉蒙得嚴嚴實實,只露一雙眼睛出來。
他在臉上布了一層輕微的法力,如此一來,任憑陳亦寒眼生電芒,卻也是絕對看不透他的真容。
之後,陳揚又穿了一條破舊的黑褲子。
整個人看起來着實是不倫不類,奇怪得很。
而且這還不算完,陳揚又將個人的氣息隱藏起來,包括說話的聲調也都徹底改變。
做完這些後,便發足狂奔,朝陳亦寒的車輛追去。
他的速度很快,有了法力的加持,當真是疾如電閃。
過不多時,陳揚終於追上了那兩輛車。
他身形一閃,人也衝上虛空五米處,接着轟的一下落在了陳亦寒的車輛前方五米處。
車子開的並不快,林河吃了一驚,急速剎車。
車燈的照耀中,他們便見到了一個類似農戶打扮,頭戴草帽,臉上罩着黑布的怪異傢伙。
洛天瑤和秦雲霜本來已經是徹底絕望,此時見到有人攔路,頓時歡喜無比。
不管怎樣,這都是絕望中的一絲希望啊!
陳亦寒也看向了前方的怪人,頓時皺起眉頭。
林河向陳亦寒道「少主,這人有些怪,屬下去解決他。」
陳亦寒沉聲道「這人是刻意來攔路的,只怕不是泛泛之輩!都下車吧!」
那後方的薛瑩和劉欣也跟着停了車。
一行人很快就全部下了車,來到了陳揚的面前。
洛天瑤和秦雲霜緊緊的牽着手,此刻,眼前的怪人就是她們的唯一希望。儘管她們也不知道這怪人是誰……
不過很快,她們心裏就騰出了另一個想法,那就是……這人該不是南宮老爺子派來的吧?
一旦這般想了,心中就萬般肯定了。
畢竟,這是現實的人生,沒那麼多的電影奇蹟橋段。
陳亦寒看向陳揚,皺眉說道「何方鼠輩,在本少爺面前藏頭露尾?有種就露出真面目來。」
陳揚聲音偽裝得有些蒼老,桀桀怪笑,道「小崽子,憑你也配看爺爺我的真面目?」
陳亦寒頓時暴怒,這麼多年了,何曾有人敢在他面前這般無禮?
「你找死吧!」陳亦寒眼中寒光一閃而過,恨不得立刻出手將對方殺死。但他還是忍住了這種衝動,心裏也清楚,此人敢來攔路,又如此無禮,必然有所依仗。
他雖然囂張狂妄,但卻並不是個無腦的莽夫!
陳揚哈哈大笑,道「小崽子,你不要以為你老爹是魔帝,就可以為所欲為。」
「什麼?」陳亦寒頓時駭然,道「你知道我爹?」
陳揚說道「魔帝陳天涯,我豈會不知。他當年就是因為胡作非為,所以才會被陳凌和神帝一起鎮壓在泰山之上。你這小崽子這些年倒是可以,比你老爹有過之而無不及啊!」
「你到底是什麼人?」陳亦寒咬牙切齒。
陳揚說道「你不必管我是什麼人。」
「藏頭露尾,說明你還是怕我父親。」陳亦寒道「但你以為,就這樣藏起來,我們就追查不到你嗎?」
陳揚說道「你少廢話,我對你的底細一清二楚。今日既然敢來,就不怕你的老爹。剛才你做的一切,我都看見了。你不是打了三場,立了賭約嗎?現在,我也來跟你立個賭約,我一個人跟你的人打三場。你可以任意派人來與我一戰,只要我輸了一場,便算你贏!」
「我輸了如何,你輸了又如何?」陳亦寒咬牙問道。
陳揚道「很簡單,我輸了,我的命就是你的。你輸了,你的命就是我的。」
陳亦寒沉默了下去。
陳揚一笑,道「你不要以為,我是怕你們一起上。你應該知道,如果我修為在你之上,那麼你們其他人的圍攻就是個笑話。我今日做這些,就是純粹要噁心你這個小崽子!」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