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仙俠›餮仙傳人在都市
餮仙傳人在都市

餮仙傳人在都市小小羽

標籤: 仙俠 古爭 餮仙傳人在都市 黃濤
仙俠小說《餮仙傳人在都市》,是作者「小小羽」獨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古爭黃濤,故事節奏緊湊非常耐讀,小說簡介如下:美食評論家古爭被餮(tie)仙選中,成為都市餮仙傳人,在餮仙令器靈的種種考驗之下,提升自身,最終成為有史以來最偉大的食仙。(古爭:「仙界對食材也劃分了等級?地球上最好的食材只是普通級別?你讓我用現有的食材做出最高級別的美食,器靈你出來,我絕對不打你!)...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11:3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古公子,一切都是這樣。」
木憐把四周的情報說完之後,就告退下去。
「對了,這幾天怎麼沒有見婉兒。」古爭揉了揉眉心,隨後想起來什麼,隨口問道。
「我也沒有見,上一次你不是說她去了旋渦那邊,不過這都快三天了,也該回來了。」木憐一愣,隨後說道。
婉兒很懂事,不用太大操心,也沒有其他孩子一般的調皮搗蛋,至少比其他種族小孩好多了,里外這些人都很喜歡她。
「哦,那就沒事了。」古爭擺了擺手,也同樣沒有多大擔心。
「不過奇怪的是,我在下去辦一些事情的時候,看到大夜帶着小青,小紅和小藍沒有在旁邊,好像小青還受傷了。」木憐剛想離開,又突然想到什麼,對着古爭開口道。
作為這裡的第一負責人,她要管理大大小小這邊所有事情,對於她來說也不是那麼難,畢竟曾經她管理過多十倍的人,當然那時候手下輔助她的也更多,一些有些可疑的地方,她都會記在心裏,比如小青的受傷。
古爭一愣,也是想不明白,疑問道,「小青受傷了?」
「是啊,可以看到對方的爪子有傷痕,正常來講這附近都是我們的人,也都知道他們是你的寵物,根本不可能受傷。」木憐其實也奇怪,「除非它自己受傷了,要不然不可能不稟告。」
「我過去問問到底怎麼回事。」古爭也是覺得奇怪,也沒有放在心上,不過好久沒有和大夜他們在一起,此時去看看也行。
木憐也沒有多說什麼,轉身走出去,她還是事情需要去做。
在島嶼外面的一處礁石上,古爭找到了大夜和小青,對方正非常有人性化躺在上面,美滋滋曬着太陽,看到古爭過來立馬站好,大夜更是興奮朝着古爭撲了過來。
「好好好。」
古爭簡單和對方嬉鬧一下,隨後把目光看望小青,在對方的右爪上,明顯有幾道傷痕,看起來更像是外力幹什麼造成的損傷。
「小青,你這傷勢怎麼來的,是不是有人傷害你?」
古爭只是簡單地問下,也沒有多想什麼,可是小青的反應卻大出乎他的預料,直接把受傷的腿部給移到另外腿後面,一副左顧右盼的樣子,似乎想要表示自己沒有受傷。
這就讓他心中有些奇怪,因為正常來講,小青並不會這樣,而且這傷口也不是人為,對方這個反應是什麼,好像讓自己不用知道一樣。
古爭腦中一轉,此時他只是覺得應該是婉兒告訴它,讓它隱瞞什麼,因為在這裡只有婉兒才可以這麼做,它們也會聽從,立刻感知旋渦那邊的情況,想要問問婉兒,現在情況有些亂,不能去做一些傻事。
可是這麼一看,竟然沒有發現婉兒的蹤跡,這讓他頓時一咯噔,在聯想到小青的情況,立刻問道。
「小青,婉兒去了哪裡。」
大夜在一旁鳴叫,讓小青趕緊回答它可不像自己孩子那樣,無條件聽從婉兒的話,它只聽古爭的話。
聽到古爭的語氣不對,小青這才低了低頭,低鳴幾聲。
「帶我過去。」
這點時間,古爭已經把附近所有地方掃視一遍,但並沒有發現婉兒他們的蹤跡。
小青根本沒有選擇,哪怕心中知道婉兒告誡他千萬不要告訴古爭,可是面臨這種情況,他自然也知道識時務者為俊傑,自然乖乖朝着那邊飛去。
只是看着對方飛行的路徑,古爭就知道上一次婉兒肯定去做什麼,現在心中無比着急,尤其在前一段時間已經發現對方的探子,自然擔憂。
「這下面?」
來到婉兒下去的地方,古爭抬眉問道,如果是這裡的話,可以排除是那些人的事情,心中至少可以放鬆一些。
小青點點頭,隨後一頭就扎了進去,繼續帶着古爭。
還沒有落在下面,古爭就一眼看到一個特殊的地方,在全是黑布隆冬的地方,一個散發著微弱光芒的區域,異常顯眼,想讓人忽視都不可能。
小青伸出翅膀指着下面,示意就是在那裏面,看到這裡古爭更加地放鬆,顯然是婉兒發現什麼隱蔽的地方,在裏面尋找上頭,都不知道告訴這邊一聲。
只不過才來到洞口,朝着裏面一看,小紅和小藍生死不明停在地面上,臉色一變,直接沖入進去。
時間往前挪一點點,此時婉兒的身邊已經亮起來無數光芒,而老婆子已經站在另外一個石柱上,慢條斯理開始為自己綁在上面。
「我告訴你老太婆,你現在放棄還來得及,我爸爸這就來了。」婉兒又把不知道說過多少次的話說出來,明知道沒有什麼用,可現在不知道能做什麼。
「放棄,真是天真,哪怕現在知道這裡有問題又如何,外面我設下的隱藏入口,十天半個月根本別想進來。」老婆子自信地說道。
可是她不知道,婉兒出去的時候,因為小青得着急,已經把外圍陣法給破壞一些,在牢固強大的陣法,在漫長的歲月中,沒有維護的話,也會慢慢降低威能。
「好了,乖乖接受吧,如果你父親有點門道的話,說不定還會給對方乖乖當一陣子女兒,把對方的東西掏空之後,這才會離開,說不定還能殺死對方,奪走對方的寶貝。」
老太婆把自己綁好,地面上五顏六色的光芒,開始朝着她和婉兒身上蔓延過去。
「所以,你乖乖把身體交給我吧,哈哈!」
「你敢動我女兒!」
一聲暴喝陡然從空中出現,原本啟動的法陣,在這一聲之下,一些地方竟然硬生生被震碎陣眼,光芒快速黯淡下去。
聲音落下,古爭的身影也同時出現在這裡。
「爸爸!」
婉兒低垂的頭顱猛然一揚,看到古爭的身影之後情不自禁喊道,因為害怕甚至連音調都變尖,眼淚更是嘩嘩不斷流下來。
「婉兒,沒事,我在這裡,誰也不可能傷害到你。」古爭飛快來到婉兒身邊,伸出手把對方束縛給扔掉。
「爸爸,嗚嗚!」
婉兒直接撲在古爭的懷中,大聲放哭起來,這麼多歲月,從來沒有遇到這樣危險的事情,在之前她真的以為自己要被對方佔據身體,以後就再也見不到爸爸和媽媽了。
「沒事,乖,別害怕!」古爭蹲下身體,緩緩撫摸着婉兒的後背,輕聲安慰道。
過了好一會,婉兒這才平靜下來,從古爭的懷中掙脫出來,眼睛看往旁邊的老婆子。
「前輩啊,我真不知道是您的孩子,我只是想要寄生在對方體內,然後休養生息,最後再出去,從來沒有想過傷害過對方。」
老婆子看到一大一小的眼神看過來,內心頓時慌得不行,立刻大聲求饒道,因為她知道,決不能實話實說,要不然會死得更快。
她一點都不後悔想要搶佔這個女孩的身子,只是懊惱對方來得那麼快,只要在給她一個時辰,她就徹底進入對方身體,和對方同生共死,可惜的話沒有如果。
「你說謊。」婉兒指着老婆子大聲說道,「你明明要搶佔我的身子,還要徹底殺死我,爸爸,你可別聽她的。」
「你應該是海族之前隱居的人吧。」古爭此時緩緩說道。
這讓老婆子大喜,還以為對方認識海族的人,或者自己這一批人幫助過對方,連忙點頭,「是的,大人不記小人過,願為大人驅使。」
古爭一眼就看穿對方的想法,緩緩搖了搖頭,「沒有想到,曾經大無畏的一批人,竟然也有如此貪生怕死,不擇手段之輩,真是給海族蒙羞。」
「不管你是誰,只要敢傷害我女兒,必死無疑。」
說完,古爭看也不看對方一眼,一個區區大羅巔峰,可惜到了風燭殘年,根本不放在眼裡,直接拉着婉兒離開這裡。
婉兒有些不明白,眼睛閃了閃,充滿了委屈,「爸爸,這是?」
「對方的壽命不足十年,而且一年比一年衰弱,我要讓對方一點點看着自己死。」古爭毫不客氣地說道,同時一道光芒從手中飛去,徹底堵住了那道洞口,並且沿着牆壁,把裏面蔓延一圈。
老婆子原本古爭是不屑於殺死自己,心中狂喜還沒有升起,看到四周光芒把自己這個空間給包圍起來,頓時絕望起來,朝着出口撲去。
「不!」
她知道古爭這是要活生生困死自己,簡直比殺死自己還要讓人受折磨。
她眼中閃過一絲狠色,隨後一手舉起,對準了自己天靈蓋,閉上了眼睛,只要這一掌下去,她就會自我了結。
半天的時間過去,終究她還是嘆了一口氣,手掌緩緩放了下去,如果真有必死的決心,怎麼可能會苟活到現在。
外面婉兒聽了古爭的解釋之後,立刻覺得這個辦法好,因為她也同樣害怕小黑屋,何況關閉對方到死,簡直就是最可怕的懲罰,不過她一點都不會可憐對方,誰讓那個老婆子想要她的命,死不足惜。
「小紅,小藍,你們怎麼了。」
才出去大殿的婉兒,一眼就看到不遠處躺着小夜,飛快跑過去擔心說道。
「他們沒事,只是百年之內恐怕是不能動彈,為了救你差點把命給丟了。」古爭在婉兒來到這邊的同時,也是出現在旁邊解釋道。
「對不起,是我害了你們。」儘管如此,看着對方痛痛嘰嘰的樣子,婉兒還是直抹眼淚。
「你知道就好,接下來你跟着大小夜一起回到小千世界,一邊療傷一邊關你緊閉,沒有我的允許不許出來。」古爭國故作面色不善說道。
婉兒原本想要懇求一下,她自然知道古爭只是故意假裝嚇自己,可是看着一旁擔憂的小青,還有小紅他們的傷勢,因為自己差點就死了,就低下頭認錯。
「好的,爸爸!」
「你也不會無聊,夢真會陪着你。」古爭臉色柔和下來,隨後說道。
「夢真姐姐嗎?」婉兒臉色露出驚喜的笑容,「我好想夢真姐姐。」
「沒錯,等我們回去,我就送你們過去,真是無聊我也會陪你。」古爭呵呵笑道。
「那我們走吧。」婉兒立刻晴轉多雲,反而催促道。
古爭自然也不想在這裡多待,這裡什麼東西都沒有,不知道最早的時候是誰的地方,後來被那個老婆子給佔領了。
古爭帶着他們幾個一路回到島嶼之上,這個島嶼是古爭唯一留下的島嶼,基本自己人都在這裡,和其他密密麻麻住滿人不同,這裡是非常空曠。
還沒有到,老遠就看到大夜在上空不停轉悠,如果不是古爭阻止,早就覺察不妥的它都趕了過去。
古爭安撫大夜之後,就準備把他們給送回小千世界,免得自己擔心。
「對了,爸爸,我在那邊還找到這個東西,好像不能吃,就給你吧。」
在離去的時候,婉兒似乎想起來什麼,拿出之前得到的東西,在回來的路上,她就偷偷啃了幾口,特苦!
「好,有什麼事情,回頭告訴我。」古爭點點頭,接過來之後,一伸手就把他們給收納小千世界當中,夢真所在的區域。
這裡方圓數百里之內,只要對方不放,都可以輕鬆收納進去,畢竟入口在這裡。
「這是?」
古爭這才有功夫打量手中的東西,一愣之下,掛滿了驚愕。
因為這個東西竟然是他苦苦尋找五石之一。
木玄石。
他可是安排下去,讓所有人都注意一下,只不過沒有任何消息,卻怎麼也沒有想到,在這裡竟然會有一個。
看起來還真是如同一個果子一樣,之前看到婉兒去吃,還真以為是一個果實,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這個東西應該是下面得來,古爭也就直接笑納了,回頭找個時間就融入進去,那麼就差最後一個土風石。
一旦找到最後一個,那麼手中這個東西一躍就會成為自己的第二個殺手鐧,僅次於雲荒劍,離着希望又進了一步,怎麼不讓他高興。
古爭直接去找木憐,因為接下來該她隱居到幕後了。
……
作為烈牛族的一員,盧亞實力足足有着大羅後期,雖然他的族群規模不是太強,如果按照目前的實力排名,也算是前十名,哪怕只是第十名,也足以讓人驕傲。
從極遠看到曾經的島嶼,又朝着後面看了一眼,心中終於放下一口氣,想到現在的自己,還有以前的時光,終於知道什麼是安逸,也終於明白對方的苦心勸道。
以前他還是屬於百盟的一員,平常負責維護後面的治安,任務也非常輕鬆,對於百盟真是忠心耿耿。
以前的時候,百盟雖然實力高超,可總歸還是挺照顧他們,畢竟外面的戰鬥,大多數都是他們出人出力,當然也不得不承認,如果沒有他們的培養,以他們之前發展的速度,恐怕想要有這個高度,只有做夢才能實現。
當然發展到極限的他們,想要離開這個束縛他們,資源又不足以讓他們繼續成長的地方,自然要衝出去,可惜最後失敗了,
可是自從百盟戰敗之後,因為按照以前,即便失敗又如何,至少他們還有反抗的力量,現在有了核心之後,那真相當於在對方的法寶之內,隨對方心意就可以讓他們困在原地不能動彈。
一度恐慌的他們,還以為會被新來的人給強行控制,要麼就是被殺死,而他們連反抗的力量也沒有,自然也是案板上的豬肉,看上面的心情來決定自己的命運,只是因為那個核心出現。
幸運的是,對方並沒有強制他們服從,甚至還實現了他們夢寐以求的願望,只是有一個小小,也算不得上是條件的條件,僅僅只有一條,那就是為了他們的安全,在出口的地方,在那裡安穩幾百年的時間,這樣一來萬一有危險,還可以退回去,但一旦退回去,就要當對方的手下。
這點除了那些好像腦袋秀逗的人,非要投靠對方的人不用遵守,其他所有種族都要遵守,那不是廢話,對方都已經成為對方的手下,連闖出去的勇氣都沒有,不愧是小種族,一點魄力都沒有。
作為大部分有抱負的種族,自然都是紛紛同意,不說不同意你也出不去,更主要是,如果真有危險,非要躲進去的話,那種情況下,已經處於要滅族的狀態當中,當對方的手下也非常划算。
畢竟他們可沒有真正去過洪荒,但是洪荒世界的大部分事情,他們卻都知道,什麼鳳凰啊,龍族啊,魔神啊,妖族啊,聖人等等,都是可是打聽到的消息,讓他們既羨慕又有些恐懼。
羨慕是因為對方有着各種各樣的好東西,什麼法寶啊,資源啊,天地自然生長的丹藥,還有那充沛地靈氣。
恐懼自然是那一個個強大的個體,百盟那些實際掌控者都已經那麼厲害,可是和洪荒一比,基本算不上什麼,更別說還有更加恐怖的聖人,自然讓他們害怕。
「盧亞,你怎麼也是這個樣子,趕緊去休息」
在盧亞想到這裡的時候,自己已經來到他們所在的島嶼,一個族人看到他的樣子,立刻攙扶住他,帶着他下去。
盧亞粗着氣說道,不顧自己身體的疲憊,「我要見長老和族長,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說。」
「那好吧,正好現在族長他們正在討論,我帶你過去。」族人想了一下,隨後帶着他去中間最大的房間落去。
一聲通報之後,盧亞終於走進去,一個專門的凳子給他留着。
「不用多禮,你的情況我們早就知道,現在你說說你遇到的事情,一五一十說出來。」烈牛族的族長,阻止了對方的施禮,讓旁邊人引導他坐下,這才說道。
「是!」
盧亞簡單吞下一枚丹藥之後,開始娓娓道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