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蕭崢
蕭崢

蕭崢執掌風雲

標籤: 靈異 蕭崢 金輝
蕭崢金輝是靈異小說《蕭崢》中涉及到的靈魂人物,二人之間的情感糾葛看點十足,作者「執掌風雲」正在潛心更新後續情節中,梗概:從東南席捲而起的時代風雲中,深處基層的蕭崢無意中抓住一個機會,經歷了從潛龍在淵到輝煌騰達的人生歷程。...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29 16:5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781章隱隱危機
估計沒人會猜到,江中省委書記熊旗所想的是,蕭崢這傢伙啊,不僅想幹事、不僅有能力,情商上也絕不是泛泛之輩。
今天,縣裡那些教職員工明明是來感謝他的,可他幾句話,就讓那些人都來感謝他熊旗了。
在領導面前絕不居功自傲,而是把功勞都讓給領導,這是一種情商。
最優秀的,在於蕭崢這麼做的目的,不是為自己的升遷,而是為了推動工作、為了老百姓過得更好。
這樣的人,已經不僅僅是人才,而是英才!
熊旗想,今天好在自己還算是英明,提早就跟姜魁剛說好了,讓他將蕭崢好好培養幾年,到時候他熊旗若按照華京的安排,到了國內重鎮之地,正好讓已經艱苦鍛煉磨礪過幾年的蕭崢隨同自己一起去,自己的手下必須要有如此幹將、如此猛將、如此福將!
靠在車子椅背上,熊旗的臉上不由露出一絲滿意的微笑。
與此同時,寧甘省書記姜魁剛也靠在椅背上,回想起自己剛才的一番話,其實多少還是帶有點意氣用事的!
拖欠農村教職員工的工資和補貼的問題,絕不僅是寶源縣一個地方、也不是西海頭市一個地方,在寧甘所有的地市中,這個問題幾乎都是存在的。
剛才,他和教職員工們約定,黨委政府負責錢的問題、老師們負責堅守崗位把孩子教好,這等於是給了其他所有地市以壓力!
此外,他還承諾,每個地市和省里主要領導都將開通拖欠教職員工的熱線電話,徹底解決拖欠教職員工工資的問題。
這個熱線就是一把雙刃劍,處理得好,群眾信任省委,處理不好,威信下降!
要是今天不來寶源,恐怕姜魁剛在一兩年內都不會做這樣的決定!然而,如今卻是提前下了決心,這多多少少是受到了蕭崢這個崽子的影響!
今天,是不是被他們營造的氛圍給影響了,所以才會頭腦發熱?他做的決定竟然被一個小小的縣委書記影響,被一個縣城影響?這讓姜魁剛不免有些警惕起來。
然而,他曾經在中央黨校聽高層領導的講課時聽過一句話,「智慧源於群眾、經驗來自基層」「基層是離人民群眾最近的地方,那裡的好乾部才最了解百姓之艱、群眾之苦,看在眼中、感受在心,才會奮不顧身,為百姓說話」。
細細回味這句話,姜魁剛才意識到了,這會兒自己才真正明白了首長那番話的深刻含義,心裏也就釋然了,就算自己受到了蕭崢的影響,自己的決策來源於寶源縣的啟發,又如何,只要有利於百姓、有利於黨的執政之基,就是好事呀!
此刻,車子已經在機關食堂前停了下來。工作人員將大家引導到了食堂裏面,不是在包廂,而是在大飯堂,一共五桌,領導和工作人員都在一個空間里,桌上的吃食和碗筷都一樣,一視同仁,桌子的中央是一個大湯盆,裏面是熱氣騰騰的羊肉湯,旁邊是白面饅頭、番茄雞蛋和菌菇肉末餡兒的餃子,還有螺絲菜、寶源辣椒、芥藍、青花菜等蔬菜。沒有酒,沒有飲料,只有一壺八寶茶。
山川白、張維、譚四明、譚震等人看着,都直皺眉頭。
今天走了這麼多地方,發生了好些個事,山川白、司馬越、譚四明等人,心裏非常的鬱悶,本來以為有點正菜、大菜和一些好酒,至少能借個酒,消個愁吧?
可沒想到,到了寶源食堂,他們準備的東西也太「樸素」了一點吧?!這是拿他們當民工嗎?
市長戴學松面上也不好看,沖旁邊的市委書記陳青山道「陳書記,這個菜,請省領導吃!他們寶源縣怎麼搞的?酒也不上?」
陳青山不說話,只是看着姜魁剛和熊旗兩位主要領導。他也感覺到,蕭崢今天準備的晚飯,有點過於簡單了。但是,對領導這個層面來說,吃得怎麼樣,完全是看領導心情,而不是菜色!這個時候,再去批評寶源就顯得太遲了。
只聽江中省委書記熊旗走到桌旁,鼻子用力吸了一下,笑着道「姜書記,這湯是真香啊!」
姜魁剛也笑着道「熊書記,今天咱們這頓晚飯吃得遲了,大家快坐下吧,一起吃。」
熊旗道「對、對、對,一起吃。我饞這羊肉湯啊!」說著,熊旗就拿起了一隻碗,自己去勺湯。
姜魁剛就用長筷子,給熊旗夾了幾個餃子道「這寶源的餃子味道也很好,就着羊肉湯吃,夠味!」
「是嗎?」熊旗道,「謝謝,來,姜書記,我給你勺湯。」
熊旗給姜魁剛也勺了一碗湯。
「謝謝,我自己來。」姜魁剛接過了湯,溫度正好、味道濃郁,一口下去全身舒坦,他就對眾人道「大家坐下來,都吃、都吃!」
陳青山的臉上露出了笑來,轉向了戴學松道「領導滿意就好嘛。戴市長,我們也坐下來吃吧。」
陸在行朝蕭崢投去一眼,目光中帶着笑意。他心裏也不得不佩服蕭崢的膽子,兩省主要領導來,他竟敢用這種最平民的食物來招待,沒酒沒煙,而且領導似乎還挺滿意。
要知道,前兩天,就算是在省里,姜書記招待熊書記都是上酒的,該有的,都有。可蕭崢就是按照自己的規則來!他也不怕領導表面上高興,心裏卻埋怨他嗎?但是,從目前兩位主要領導放鬆的心情來看,他們責怪蕭崢的可能性幾乎沒有!
蕭崢也是微微一笑,然後便招呼眾人都坐下來吃飯。
晚飯之後,大家入住了寶源招待所。蕭崢之前就特意囑咐了雷昆步,咱們招待所的條件不好,但是必須乾淨,這是我們能做到的。為此,雷昆步特意抓了住宿衛生方面,所以大家入住之後,儘管設施是陳舊的,但是房間角角落落都是乾淨的,被子枕頭甚至有股子香噴噴的陽光氣息。
司馬越在這個房間里踱步。他本來以為自己對這種招待所會反感、嫌棄,可是看到陳舊的環境里,能做到如此乾淨、整潔,顯然是縣裡指導過的!他再次強烈的感覺到了來自蕭崢的威脅。
蕭崢這個人,太懂得領導要什麼,討厭什麼,對某些東西可有可無,對有些東西卻特別需要了!這種人要是讓他強大起來,就會非常的可怕。
司馬越感覺到,這次來寶源是來對了。要是這次不來,他還真的疏忽了蕭崢的實力、小看了蕭崢這個人!現在,蕭崢還沒有長成參天大樹,還不過是一株可以連根拔起的樹苗,這個時候,他必須出手了!
司馬越沒有在房間里久待,而是給熊旗的秘書打了個電話,希望拜訪熊書記。秘書請示了領導,然後給司馬越回電話,說「熊書記還沒睡,司馬部長可以過來。」
司馬越碰上了房間的門,朝同一層樓上熊書記的房間走去。進入套間,熊旗已經在沙發上等他了,當司馬越走進去之後,熊旗說「司馬部長,請坐啊。」
司馬越也在沙發上坐下來「熊書記,沒有打擾您休息吧?」
熊旗道「昨天睡得還好,今天可以適當晚點,沒問題。司馬部長晚上過來,應該是有事要找我商量吧?」
司馬越道「是的,熊書記。主要是關於蕭崢同志的事情。昨天晚上,熊書記和姜書記談了,要將蕭崢的組織人事關係轉入寧甘的事情。寧甘組織部非常積極,今天就來推動這個事情了。本來,這個事情熊書記也點頭同意了,我們抓好落實就行了。不過,從今天走下來的情況看,蕭崢這名同志還是很優秀的,我們是不是還是留在自己省里用呢?畢竟肥水不流外人田嘛!優秀的幹部還是應該留在本省。而且,華京對我們省里在優化幹部隊伍結構上也有要求,蕭崢留在江中,能夠讓我們年輕幹部的結構更加優化。」
熊旗朝司馬越看看,緩緩點頭道「是啊,今天我在寶源看了看,才發現了蕭崢在援寧過程中的工作,幹得是真的不錯啊。之前,我們為什麼就沒有掌握呢?在考察點的安排中,竟然沒有安排寶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司馬越一陣尷尬,隨後立刻調整神情,道「這考察點,主要還是指揮部報上來的。可能指揮部的評價標準有些不一樣,主要是看項目。」
熊旗雙眉一緊道「但是,這兩天跑了指揮部推薦的項目,也沒看到特別有亮點、有成效的啊。」
司馬越的神色有點僵硬,他說「這可能還是因為項目才落地不久,成效還沒完全顯現。下一步我會囑咐指揮部,要督促相關項目的推進和見效。」
熊旗忽然又問「還有一點,我也有些納悶。安海集團要來寶源投資8個億,為什麼在我們隨行的企業家名單中,卻沒有安海集團的董事長或者總經理呢,反而讓生產醬油的『湖海味業』過來?這到底是譚震的意思,還是司馬部長你的意思?」
司馬越毫不含糊,就道「這主要是鏡州市推薦上來的!有時候,市裡掌握的信息可能也不對稱。」
熊旗微微點頭,又問道「司馬部長,話說到這裡,正好我問問,譚震這個人到底怎麼樣?在鏡州市委書記崗位上,也這麼多年了,也沒見做出些什麼成績啊?!」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