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阮羲和斐野最新章節》阮羲和馮妤_(阮羲和斐野最新章節)全集在線閱讀

《阮羲和斐野最新章節》阮羲和馮妤_(阮羲和斐野最新章節)全集在線閱讀 第2623章 花果山雲霧茶 試讀

2022-10-18 01:10 作者:愛情
  • 阮羲和斐野最新章節 阮羲和斐野最新章節

    《阮羲和斐野最新章節》中有很多細節處的設計都非常的出彩,通過此我們也可以看出「愛情」的創作能力,可以將阮羲和馮妤等人描繪的如此鮮活,以下是《阮羲和斐野最新章節》內容介紹:甜蜜里,無度索取。斐野險些失控,天知道,他用了天大的意志力控制自己沒有對她做更過分的事情,氣喘吁吁的伏在她肩膀上平復着自己的氣息。只有在她身上,他才會有這般衝動的時候,比第一次談戀愛心跳更猛烈,比第一次跟女人接吻更急切,她笑一笑,他想吻她,她說句話,他也想吻她。她似嬌羞的靠在斐野懷裡,方才惑人的迷離...

    點擊閱讀《阮羲和斐野最新章節》全文

章節介紹

「愛情」」的傾心著作,阮羲和馮妤是小說中的主角,內容概括:有那麼一瞬間她竟然不敢抬頭。可是,怕什麼呢?明明她沒有什麼可怕的。慢慢抬起頭,那一瞬間,阮羲和其實是看不清他的臉的。她能看到的,只有他發光的輪廓,寬大的黑色傘檐,飄飛的雪花,以及捏着傘柄的手和無名指上的海瑞溫斯頓婚戒。就好像許多玩短視頻的人費…

在線試讀

第2623章 花果山雲霧茶

有那麼一瞬間她竟然不敢抬頭。
可是,怕什麼呢?
明明她沒有什麼可怕的。
慢慢抬起頭,那一瞬間,阮羲和其實是看不清他的臉的。
她能看到的,只有他發光的輪廓,寬大的黑色傘檐,飄飛的雪花,以及捏着傘柄的手和無名指上的海瑞溫斯頓婚戒。
就好像許多玩短視頻的人費盡心思去拍的神明少女的特效。
可是,在手機里瀏覽過無數遍的畫面,出現在他身上時,一瞬間,她知道自己心率失常,分不清是心動多一些,還是難過更多一些。
雪花、黑傘和他
總叫人無端想到那句很虔誠卻也帶給人無限傷感的一句話今年冬天我會遇到心軟的神嗎
可惜,顧渚紫既不是神明,也不會心軟。
「下雪了。」
「嗯,下雪了。」
他把傘遞給她,自己默默轉身離開。
阮羲和坐在椅子上,安靜地看他背影,原來,下雪天也會有影子啊,小小的,淺淺的,卻真實存在着。
這個男人可真過分,自己似乎看了很多次他的背影
黑色的勞斯萊斯車門被關上的那一刻。
她看到韶至的身影出現在路口的盡頭。
他大抵是跑着過來的,呼吸聲並不規律,肩膀上沾了些許水漬,大抵是方才落上去初化的新雪,手裡拿着一把不知道從哪裡買到的新傘。
可是男人臉上的笑意在眼神觸及她手邊那頂已經被收起的勞斯萊斯黑傘後,便悄悄變淺了許多。
捏着傘的手指一點點收緊,滿腔的熱情像旺盛的火堆遭了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雨。
腦子裡突兀的一陣空白。
方才到嘴邊的那句話也想不起來是什麼了,大抵原本是想同她邀功,自己發現下雪,怕她淋到,便買了傘回來吧。
「回來啦!」
倒是她在笑盈盈地迎接他,還順手接過他手裡未開封的雨傘,拆開包裝後,聲音里難掩驚喜「哇,這個傘好大呀,剛好夠裝我們兩個人誒!」
他原本煩躁低落的心情在對上她這樣的反應後,確實有高漲一些。
只是,醋罈子打翻了,張口說出來的話,多少有那麼點語意深長了「不如勞斯萊斯的傘大。」
阮羲和扯着人坐下,還順便夾了一塊生蚝塞進他嘴裏,笑盈盈地回應到「呦呦呦,大,你的傘大,最大,行了吧,來,讓我看看是誰泡進醋缸里了呀,哦~是我的小勺子呀!」
「韶至。」
「勺子~」
「韶至。」
「勺~子~」
「阮羲和壞女人!」
「哪裡壞?」
「哪裡都壞!」
「女人不壞,男人不愛,你看,你這不就喜歡我喜歡的不要不要的~」
韶至真是被她氣笑了,自己在一本正經地吃醋誒,她居然還有心思開玩笑,一把將人從椅子上拎起來抱進懷裡,本來想裝模作樣凶她一下,但是見人乖乖巧巧地團在自己懷裡不動,那些「惡狠狠」的話便怎麼也說不出口了。
再張嘴時莫名其妙還帶了幾分說不清道不明的委屈勁「以後別要別的男人的東西,你想要什麼,我都給你買。」
「好,我不要,只要你的好不好,乖,親親!」她仰頭在他下巴上嘬了一口。
「好,親親!」
他捏住她的下巴,在她嘴唇上重重的吧唧了一口。
「收了傘還淋雪,笨死了,不知道打上等我回來嘛!」
「這不是怕你吃醋嘛,而且雪也不大,老闆都沒支架子呢,沒事。」
她輕輕戳了戳男人的臉蛋,強制給人擺成微笑的表情「好了,笑一個嘛~啵啵啵!」
韶至一開始就沒想跟她計較這個,現在有台階下,自然麻溜的往下走,不過老有人覬覦他老婆,這事也挺煩,偏偏馬塞州還不是自己的地盤。
兩人臨走前,阮羲和還特地帶上了那把小黑傘。
韶至看了那東西一眼,抿了下唇,什麼也沒說
「咯吱」一聲。
屋裡明亮的暖黃色燈光順着開門的弧度,規則地平鋪在木地板上。
她晚上睡覺前總喜歡沖個熱水澡去去寒氣。
平時,他都跟她同步,出來的比她快時,就會靠在床頭看會書等她出來。
可是今天,他卻沒有在屋裡靜候着,而是慢吞吞地去了客廳。
茶几上擱着她今晚拿回來的東西。
韶至沒開燈,可那把傘的傘柄在夜色下亮堂的很,他一出來就瞧見了。
踢里踏拉的拖鞋聲每走一步都清晰可聞。
韶至拿起那把黑傘仔細打量,掌心磨搓着傘柄,眸子里的情緒晦澀難言。
突然,男人的身體微微停頓,指腹之下的兩個小定製字母引起了他的注意。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