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阮羲和斐野最新章節(阮羲和馮妤)熱門小說_《阮羲和斐野最新章節》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阮羲和斐野最新章節(阮羲和馮妤)熱門小說_《阮羲和斐野最新章節》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第2628章 花果山雲霧茶 試讀

2022-10-18 01:15 作者:愛情
  • 阮羲和斐野最新章節 阮羲和斐野最新章節

    《阮羲和斐野最新章節》中有很多細節處的設計都非常的出彩,通過此我們也可以看出「愛情」的創作能力,可以將阮羲和馮妤等人描繪的如此鮮活,以下是《阮羲和斐野最新章節》內容介紹:甜蜜里,無度索取。斐野險些失控,天知道,他用了天大的意志力控制自己沒有對她做更過分的事情,氣喘吁吁的伏在她肩膀上平復着自己的氣息。只有在她身上,他才會有這般衝動的時候,比第一次談戀愛心跳更猛烈,比第一次跟女人接吻更急切,她笑一笑,他想吻她,她說句話,他也想吻她。她似嬌羞的靠在斐野懷裡,方才惑人的迷離...

    點擊閱讀《阮羲和斐野最新章節》全文

章節介紹

愛情的《阮羲和斐野最新章節》小說內容豐富。在這裡提供精彩章節節選:「不幹嘛,就過來拜訪拜訪。」韶至從口袋裡摸出一個煙盒,點了支煙叼在嘴裏。單從面上倒是看不出什麼深淺來。顧渚紫身體往後仰了些,背脊靠着椅背,瞧着是全然放鬆的姿態,實則,兩人衣服底下的肌肉都是緊繃著的。吊燈暈開一小圈的光暈落在兩人的茶湯之…

在線試讀

第2628章 花果山雲霧茶

「不幹嘛,就過來拜訪拜訪。」
韶至從口袋裡摸出一個煙盒,點了支煙叼在嘴裏。
單從面上倒是看不出什麼深淺來。
顧渚紫身體往後仰了些,背脊靠着椅背,瞧着是全然放鬆的姿態,實則,兩人衣服底下的肌肉都是緊繃著的。
吊燈暈開一小圈的光暈落在兩人的茶湯之上,明明溫和至極,卻壓抑的叫人喘不過氣來,就好像明明那副山水畫底下的布景極好,可偏偏是風雨欲來的時節。
越是高位,越不需要解釋太多。
可有時候,沒有一個字的表述,倒是比那長篇大論的修飾更能帶給人壓力。
因為,你根本摸不透對方的全部來意。
他看了眼牆上的鐘錶,時針馬上就要指向十一,手指搓磨着茶椅扶手,禮貌地出聲客氣一句「留下來吃午飯?」
「那倒不用,我12點的飛機,一會就該走了。」韶至低笑一聲,吐出了嘴裏的煙圈,彈煙灰的動作行雲流水。
眼看着那些灰燼撲簌簌地往煙灰缸里落,一小片一小片地沾在遠山紋的玻璃缸底,煙絲的香味在這周遭氤氳開來。
都是聰明人。
韶至怎麼可能會無緣無故的過來。
無非就是為了早上那份送到對方手裡的調查資料罷了。
馬塞州是自己的地盤,韶至想在這裡查他,根本就是痴人說夢,就像自己如果去了聖保羅,在那一片,行為同樣受限。
朱固的資料先不說是kk做的故意給了那邊,就算是別人給韶至立的下馬威,在馬塞州總也得過一遍他的手,韶至會來敲打他無可厚非。
側把頭的茶壺盛茶少,一次最多也就是三杯的量。
放在對面的那杯茶,對方沒動過。
所以這最後一杯顧渚紫慢吞吞地倒給了自己。
冬季喝碎銀子倒是養胃的很,這幾盒是十年陳香糯米普洱,味道不錯,至少比那小青柑還有鐵觀音來的甘冽爽口。
「顧老闆這四齣頭的官帽椅不錯,降香黃檀的?」
「好眼力。」他放下茶杯,定定地看向對方。
果然,韶至的重點就在下一句。
「木材是好木材,做工也不錯,就是這款式不太招人喜歡,出頭的地方太多,容易磕着碰着,不安全,顧老闆覺得呢?」
他指尖的煙燃了一半,煙頭猩紅的很,挑眉看向顧渚紫時,眸底隱隱壓着一層薄戾,像野外久未進食的孤狼,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顧渚紫輕輕磨了一下後槽牙,低笑一聲,垂下的眸子里隱隱泛着一絲冷意,韶至這無非就是在點他不要多管閑事。
「看來韶老大更喜歡南官帽椅,我這個人在別的地方坐什麼不講究,但是,在自己家,這張茶台就該配四齣頭的。」
「老顧啊,新椅子可沒舊椅子結實,那榫卯的工藝都得時間來驗證吧,你這位置還沒坐太久,木頭的椅面坐的不舒服,可以配個墊子和靠枕。」
恰好他這根煙也燃到了頭,韶至將煙蒂扔進了煙灰缸里,拂了拂褲子,站起身來「好了,我也不打擾顧老闆了,趕明我讓人送兩把海黃的茶椅過來。」
他好似真的就是「單純」過來坐了坐。
什麼也沒多說,可又什麼都說了個遍。
南韶北顧,這兩人誰也沒能越過誰去。
他親自送了韶至到門口。
且看着車屁股消失在視線里,眸子里才漫起涼意。
「老闆,韶老大這是知道了還是不知道?」
kk雖然聽了完整版的現場,但是像他們這種大佬說話一點也不直接,你來我往的,到最後也沒完全明白。
「知道或者不知道都無所謂,回去吧。」
顧渚紫扭身往回走,kk連忙跟了上去。
韶老七真是有意思,在這警告他不該出的頭別出,不該管的事別管,不該碰的人別碰,嘖。
「以後少在他面前搞那種小把戲。」
「是!」
這車是阮羲和的。
車載音樂里播放的都是她愛聽的曲目。
他隨便點開一首播放。
開頭的第一句便是「你像一團永遠不滅的火,我飛蛾撲火一般入了魔」。
他覺得這歌詞貼切,便多看了眼歌名,《隕落》。
嘖,原來是首傷感的。
沒多在意,直接切掉換了下一首。
熱戀期的男人聽不得那些讓人難過的。
等紅綠燈的時候,他瞧了眼後視鏡,西奧多那傻大個坐在副駕駛上也不知道在看什麼,笑的特開心,齜着個大牙。
資料的事,還沒來得及跟他算賬呢!
韶至解開鎖屏,眸子里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惡劣。
片刻後,綠燈亮起,他彎了彎嘴角,放下手機,踩上油門!
至於後面那輛車
「托德,我跟你說,老大真不是個東西!」
「你罵老大,你完了。」
西奧多愣了一下,隨即捏着手機,立刻坐的板正了些「我知道你不會告訴老大的。」
托德扭頭對他笑了笑,笑的很老實憨厚「我會的。」
「托德~」
「別這樣,噁心~」
西奧多自閉了,從現在開始,他不想跟老大還有托德說話!
只不過他這人忘性大,前面還單方面在跟托德生氣呢,這快到機場了,又主動跟人說話「托德你去跟老大說說,我不想去非洲。」
托德握着方向盤的手僵了僵「西奧多,我不是許願池裡王八。」
西奧多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