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公牛傳人(林毅白已冬)全本免費在線閱讀_公牛傳人全文閱讀

公牛傳人(林毅白已冬)全本免費在線閱讀_公牛傳人全文閱讀 第460章 下次生我能不能開燈生 試讀

2022-10-18 03:00 作者:沉默的愛
  • 公牛傳人 公牛傳人

    小說《公牛傳人》,此書充滿了勵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別是林毅白已冬,也是實力派作者「沉默的愛」執筆書寫的。簡介如下:了一聲:「爸,是陌生號碼,我……」蘇老爺子把茶杯一擱,冷聲道:「接,給我開免提!」老四老三同情的看了蘇意深一眼。蘇意深只好接了電話,打開擴音。一個小小的聲音就這樣猝不及防的闖入他們耳朵里:「喂……是小舅舅嗎?」「我是粟寶……我的麻麻是蘇錦玉……你是我小舅舅蘇意深嗎?」小女孩的聲音微弱而又帶着難以言說...

    點擊閱讀《公牛傳人》全文

章節介紹

書荒的小夥伴們看過來!這裡有一本沉默的愛的《公牛傳人》等着你們呢!本書的精彩內容:蘇何問房間里。蘇何問盯着監控,反反覆複查看。然後在紙上計算着一大堆亂七八糟的東西,也不知道算的是什麼。蘇一塵推開門進來,看了他桌面一眼,說道:「不用算了。」沐歸凡都沒找到,那他肯定找不到。蘇何問將筆放下,沉默不語。蘇一…

在線試讀

第460章 下次生我能不能開燈生

蘇何問房間里。
蘇何問盯着監控,反反覆複查看。
然後在紙上計算着一大堆亂七八糟的東西,也不知道算的是什麼。
蘇一塵推開門進來,看了他桌面一眼,說道「不用算了。」
沐歸凡都沒找到,那他肯定找不到。
蘇何問將筆放下,沉默不語。
蘇一塵在一旁坐下,說道「想問什麼,問吧。」
蘇何問立刻轉身過去,問道「爸,當初你是怎麼跟我……跟我媽生下我和我哥的?」
「是開燈生的嗎?還是關燈生的,為什麼你都看不到她臉嗎?」
蘇一塵一時默然。
門外,剛跟過來的粟寶一臉疑惑。
兩人到了門口後發現氣氛不太對,不好直接進去打擾了父子倆。
此時粟寶聽到『開燈生』和『關燈生』就覺得很神奇。
原來生寶寶還可以選擇開燈和關燈呀,那開燈生寶寶好一點呢,還是關燈生寶寶好一點呢?
粟寶雙眼亮亮的看着沐歸凡所以以前爸爸和媽媽是關燈生的她,還是開燈生的?
她喜歡亮一點,會讓人感覺很開心、很安全。
沐歸凡似乎看出她的困惑,嘴角一抽,想忽略掉小傢伙閃閃的目光,但忽略不掉。
他壓低聲音,以氣聲說道「關燈生。」
粟寶頓時撇嘴,伏在沐歸凡耳邊,同樣以氣聲說道「那下次你們生我的時候,可以讓我選開燈還是關燈嗎?」
沐歸凡「……」
這……還能有下次?
好在房間里蘇一塵說話了。
「關燈生的。」他簡單的說道。
蘇何問困惑「生我和我哥都是關燈生?那生之前總開燈過吧?關一次燈我和我哥就出來了嗎?」
蘇一塵get到了和沐歸凡一樣的同款頭疼。
這要怎麼解釋?
說不是正常生……?
難道要說生蘇何聞的時候是對方主動『關燈』了七八次,生蘇何問的時候是他主動『關燈』了七八次?
夜晚關了燈的酒店房間,窗帘全部拉上,屋裡沒有一絲光線,他回過神的時候人就已經不在了。
的確不知道對方長什麼樣子。
蘇一塵默然問道「你很想見你母親?」
蘇何問沒有隱瞞,點了點頭「我想問問她為什麼不要我和我哥了……是我和我哥不夠好嗎。」
蘇一塵冷硬的面龐微微柔和,嘆道「那如果找到她,你又能怎麼樣呢?」
蘇何問頓時說不出話。
沒錯,能怎麼樣,接她回來嗎?
她一走就是十年,不僅她對蘇家陌生,蘇家對她也陌生,爺爺奶奶也不一定能原諒她。
不接回來,那見了就說再見嗎?
那為什麼又要找她。
蘇一塵摸了摸他的頭「早點睡吧。」
蘇何問沒吭聲。
見父子倆聊得差不多了,沐歸凡想推門進去,卻被粟寶拉走了。
「小哥不開心。」粟寶悶悶說道「我們不要吵小哥了……我有辦法找大舅媽。」
回了房間,粟寶把烏龜爺爺拿了出來,捧着它嘀嘀咕咕然後把烏龜爺爺拋出去。
烏龜爺爺落在又厚又軟的地毯上,轉了兩圈,用力的翻過身。
突然它龜甲裂開了一道痕迹,粟寶一驚,連忙把它捧起來「烏龜爺爺,你痛不痛?」
烏龜爺爺慢悠悠的探頭,似乎沒感覺到什麼,粟寶抱着它摸了摸那道裂痕,眉頭緊鎖。
季常道「問不出,看來你大舅媽不是尋常人物。」
粟寶捏着手指算了算,不太尖銳的指尖卻不小心劃破指腹,冒出一滴鮮血。
季常「……」
沐歸凡立刻將她手拿起來「別算了。」
他學了一段時間的風水,知道了算命這東西。
叫做強行窺探天意和未來,會遭受一定反噬。
粟寶搖頭道「是我太菜了。」
還是不夠強大呀,師父父說過了,最強大的時候連天都能捅破,就好像地府的閻王爺,眼一睜一閉就能看透人世間所有人的命運,鬼魅魍魎無所遁形。
她要為成為閻王那樣厲害的人努力才行!
夜黑風高。
粟寶換了一身黑色的衣服,學着電視里的刺客,有模有樣的探出腦袋。
這回絕對不能被外婆抓住。
她悄悄去了蘇何問房間,輕輕推開門,走到他床邊。
「哥哥~」粟寶附在蘇何問耳邊輕喊。
蘇何問翻來覆去才好不容易睡著了,正睡得迷迷糊糊,突然感覺耳邊有陣陣陰風。
夢裡,一個女鬼陡然在床尾爬上來,從他身上爬過,然後附在他耳邊喊哥哥……
蘇何問一下子就清醒了,條件反射的蹦到一邊,驚恐的看着床邊的一團黑影!
「卧槽!」他驚出國粹。
剛醒的他根本看不清黑暗裡的環境,就看到一雙亮亮的眼睛。
嚇死個人!
粟寶衝上去,爬上床,要去捂他嘴巴。
蘇何問「啊啊啊——別過來!妹妹救命——」
粟寶一把捂住他嘴巴,氣急敗壞「小哥,我是粟寶呀,是我呀!你最最最有錢的妹妹呀!」
蘇何問「……」
他驚魂未定的閉嘴裏,咽了咽口水問道「你……你大半夜的來幹嘛……」
粟寶小聲道「噓……我們偷偷溜出去,找大舅媽。」
蘇何問「?」
又要偷溜?
為什麼不能光明正大的走出去呢?
蘇何問腦海里出現奶奶徒手劈姑丈的一幕,把這個問題咽了下去,也壓低聲音說道「好。」
他起來換了一件黑色的t恤和黑褲,學着粟寶的樣子貓着腰準備出門。
結果門口就出現了一個黑影……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