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林簾劉妗《林簾湛廉時》_(林簾劉妗)熱門小說

林簾劉妗《林簾湛廉時》_(林簾劉妗)熱門小說 第1892章 他用盡一切給她締造的未來 試讀

2022-10-18 07:57 作者:酒卿悠?
  • 林簾湛廉時 林簾湛廉時

    歷史小說《林簾湛廉時》,男女主角分別是林簾劉妗,作者「酒卿悠?」創作的一部優秀男頻作品,純凈無彈窗版閱讀體驗極佳,劇情簡介:但他素來不告訴她公司里的事,她也不愛問。湛廉時穿着浴袍出了來。林簾溫柔的說:「床我收拾了,快睡吧。」湛廉時是臨城乃至全國都有名的大老闆,他的公司盛世集團是全國有名的投資公司,他在臨城跺跺腳,全國都會抖一抖...

    點擊閱讀《林簾湛廉時》全文

章節介紹

《林簾湛廉時》這本書大家都在找,其實這是一本給力小說,小說的主人公是林簾劉妗,講述了​「文申和韓琳那邊怎麼都要通知的,文舒那邊也讓她知道,湛老哥那裡就先瞞着,他肯定受不住。」「就是……」病房外,候淑愉和柳鈺清說著話,神色嚴肅。但很快的,她聲音止住,看向前方。林簾從拐角走出,候淑愉眼中訝異一閃而過。林…

在線試讀

第1892章 他用盡一切給她締造的未來

「文申和韓琳那邊怎麼都要通知的,文舒那邊也讓她知道,湛老哥那裡就先瞞着,他肯定受不住。」
「就是……」
病房外,候淑愉和柳鈺清說著話,神色嚴肅。
但很快的,她聲音止住,看向前方。
林簾從拐角走出,候淑愉眼中訝異一閃而過。
林簾怎麼下來了?
很快,她神色一凜,仔細看林簾神色。
冷靜,清醒,前所未有。
尤其那沁紅的眼眶,裏面卻沒有一滴淚,候淑愉腦中思緒極快過。
柳鈺清也看見了林簾,同樣她亦看出林簾的異常。
發生了什麼事。
不小。
「姨奶奶,大姑姑,我進去看可可,你們回去休息吧,辛苦你們了。」
林簾叫了兩人,說完便進了病房,很快,病房門在兩人面前關上。
候淑愉拉過柳鈺清,走到稍遠一點的地方,直接拿出手機打電話「肯定出事了!」
柳鈺清神色收緊,事情怕是很嚴重。
「什麼?」
不知道電話里的人說了什麼,候淑愉臉上各種神色划過,緊張,擔憂,不敢相信。
柳鈺清見候淑愉這神色,沒說話,但她的心被緊緊提了起來。
「走,我們去樓上。」
「一切到樓上說。」
極快掛斷電話,候淑愉拉着柳鈺清便走。
廉時那孩子到底是怎麼了,為什麼要對林簾說那些話!
走廊上寂靜。
清晨的微涼無聲覆蓋這裡。
林簾坐到床沿,看着躺在床上睡的乖乖的小臉,她拿起這軟軟的小手,放到唇邊。
這一刻,她眼眶濕潤,眉眼染笑「可可,媽咪會一直在你身邊,你也會一直在媽咪身邊的,對嗎?」
樓上病房。
柳笙笙出了來,恰好的,候淑德也過了來。
她立刻就把剛剛在病房裡發生的事說了。
她一直在病房外守着,因為裏面長久的沒有動靜,也不知道林簾需不需要她幫忙,她便悄悄的打開了病房門往裏面看。
堂姐睡著了,堂姐夫卻醒了。
他在看着堂姐,那深凝的眼神清楚的告訴她,堂姐夫是真的愛堂姐。
他在乎她。
沒有錯。
她很肯定。
心中感動,那安靜的一幕,無聲勝有聲,在她心裏,這就是她認為的愛情。
相愛的兩個人就該是這樣的。
不想打擾到兩人,她便把門輕聲合上,靠在門口開心的笑。
看着別人幸福,自己也會覺得幸福。
幸福是會傳染的,愛也是會傳染的。
她相信這個世界有愛情,不論這個世界怎麼變,愛都在。
可沒想到,正當她沉浸在美美的幸福中時,裏面會傳來兩人的聲音。
她沒想要偷聽堂姐和堂姐夫談話,但當聽到堂姐出聲的那一刻,她就不想走了。
她想聽。
想聽堂姐和堂姐夫的故事,想知道她們後面會怎麼樣。
可沒想到,她聽下去卻震驚無比。
不是她所期待的美滿愛情,也不是她所想的甜甜蜜蜜,更不是她認為會有的互訴衷腸,反而是大虐,大痛!
為什麼會這樣?
堂姐夫為什麼要說那些話?
他不應該的。
先傷後補,已是痛,在補好後,卻再次把刀子插進去。
為什麼要那麼做?
想不明白,卻也不等她想明白,堂姐就出來了。
她想追堂姐,但她更想知道堂姐夫為什麼要這麼做。
質問堂姐夫,得來的卻是她多管閑事的答案。
她該委屈的,可看着堂姐夫那樣的眼神,她卻覺得難受無比。
明明愛堂姐,做了那麼多,不管不顧,這不是愛是什麼?
偏偏這些經由堂姐夫嘴裏說出來,就是無情無義,冷心冷情。
她不明白。
真的不明白。
把一切都告訴奶奶,她想知道這到底是為什麼。
候淑德是一個人過來的。
柳堯在和方銘詳談,柳鈺敏在跟湛南洪通電話。
隨着醫生的那幾句話出,許多事都浮出水面,不一樣了。
「奶奶,堂姐夫這是為什麼啊?他明明就是愛堂姐,他就是在乎,我真的看到了,他很在乎的,可堂姐一醒,他就變了。」
候淑德聽着柳笙笙不斷的問,她腦中浮起一周前去鳳泉鎮時,她去見廉時的那個夜晚。
「不要告訴她,所有的一切,都不要讓她知道。」
「她是個簡單的人,只想簡單的活,現在就很好。」
「不要打亂。」
作為林簾的奶奶,從私人感情來說,那一夜林簾所受的傷害她無論如何都不可能不介懷。
但整件事的發生,林簾的身世,趙家的陰毒,趙起偉的心狠,造就了那一晚。
不是廉時一人的錯。
她雖介懷,卻也不想讓他做到那個地步。
這幾年的彌補,已經足夠。
尤其,林簾心裏有他,他們還有一個孩子。
不是親生,勝似親生。
她不想讓自己的孫女心痛,也不想可可沒有爸爸。
她得讓他改變主意。
不曾想,她還沒開口,他便先出聲。
沒什麼情緒的語氣,確然是冷漠,但這說出的話,卻不是。
她看着那站在燈光下的人,不悔不痛,始終理智的做着該做的決定。
他從不糊塗。
從來清醒。
她說「總有一天林簾會知道。」
「嗯,那時,她的傷應已好。」
那一刻,他看着窗外的燈火,眸中深處生出光點。
燈火闌珊,一切盡好。
那是他看到的未來。
他用盡一切,去給她締造的未來。
「因為愛。」候淑德出聲。
柳笙笙愣住。
「愛?」
「愛不是要說出來嗎?為什麼會說相反的話?」
候淑德看着前方的病房「無痛不愛,有痛即愛,傷之入腑,心血償還。」
「於廉時來說,他要的不是林簾和他在一起,而是林簾能好好活着。」
「可是,可是堂姐想和堂姐夫在一起啊,人這一輩子,不能和自己愛的人在一起,那還能是幸福嗎?還能好好活着嗎?」
柳笙笙哭了。
她眼淚就這麼掉了下來。
她不覺得這是愛,她不覺得!
「我去找堂姐,我要告訴堂姐,堂姐夫說的都是假的!」
「我不要他們這樣痛苦!」
柳笙笙一抹眼淚,轉身就跑了。
候淑德站在那,看着跑走的人,轉頭看外面逐漸變亮的天。
她微微眯眼,眼眶濡濕。
老頭子,這兩個孩子你看到了嗎?
你說,該怎麼辦才好?
,co
te
t_
um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