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重生打造頂級財閥

重生打造頂級財閥 第697章:當讀聖賢之書,養浩然正氣 試讀

2022-10-18 08:02 作者:田宇莫小甜

章節介紹

在線試讀

第697章:當讀聖賢之書,養浩然正氣

「幫忙?我能夠幫你什麼忙?」
龍飛先生放下筷子,笑着說道「我除了會寫幾個字以外,也並沒有一技之長啊。」
田宇坦言道「姥爺,您的硬筆行楷堪稱華夏一絕,我就是想找您求幾個字。」
「求字,求什麼字?」龍飛先生看向田宇。
田宇輕聲解釋道「姥爺,我創辦的茶湘四溢公司已經完成了初期布局,就差一塊合適的牌匾,我想讓您幫忙題字…」
「讓我幫你寫茶湘四溢這四個字?」龍飛先生微微蹙眉。
原本樂呵呵的劉賢仁在聽到田宇的話之後,頓時臉色一變,連忙朝田宇瘋狂眨眼示意。
葉雨晴也是黛眉微蹙,表情複雜。
而田宇似乎並沒有注意到舅舅、舅媽表情上的變化,很乾脆地點了點頭道「對!我確實想請姥爺您幫忙題字。」
龍飛先生輕笑着說道「呵呵,你不知道我已經不再為企業題字了嗎?」
「這,這是為什麼?」田宇下意識地問了一句。
在前世,田宇生意做大之後,曾主動登門求字,那時的龍飛先生已經住回城區,而非現在這個小院。
當時龍飛先生家的保姆,是以龍飛先生年事已高,精力不濟為由,婉拒了田宇見面的請求。
而田宇並不知道在十幾年前,龍飛先生就已經不再為任何企業、公司題字了。
劉賢仁小聲說道「之前爸是很願意為我們湘省本土的企業題字的,但是後來有一家公司卻涉嫌欺詐,虛假經營被查封了…」
劉賢仁稍作思索後,接着又說道「然後父親的性子本來就剛烈嘛,書法協會也有好事者眼紅父親的身份和地位,就故意藉著這件事兒詆毀父親…」
葉雨晴接過話茬說道「從此之後,我爸就再也沒有給任何企業題字了…畢竟當初我爸題字,那可是分文不取,結果卻受到這樣的詆毀…」
劉賢仁夫婦將父親的往事說完後,客廳里忽然變得有些沉默,似乎誰都不願意主動開口說話,而龍飛先生臉上的笑容也顯得越發勉強。
「輿論可真是一把殺人不見血的刀啊…」田宇輕聲呢喃道。
其實龍飛先生的事情,在這個社會並不算個例。
田宇曾經看過一則令他非常氣憤的新聞。
新聞的內容說的是我國一位高校教授,為了給患癌妻子籌錢治病,多接了幾場講座,卻被鍵盤俠口誅筆伐瘋狂撈金,沒有文人風骨和風範。
試問,教授對結髮妻子情深義重,不惜放下自己的身份,憑藉著生平所學的知識,靠真才實學掙錢給妻子治病,這份深情難道不值得我們敬佩和歌頌嗎?
這個時代言論自由,但這並不意味着任何人,都可以去隨意地詆毀和侮辱一個真正為社會做出了卓越貢獻的人。
輿論是一把雙刃劍,如果受到有心人的利用,產生的效果確實也是觸目驚心的。
龍飛先生苦笑着說道「小宇,不是我不願意幫你,只是這件事兒…」
雖然龍飛先生話只說了半句,但是意思已經非常明顯了。
這個時候大部分人或許會自覺退去,不再繼續堅持,而田宇卻選擇了反其道而行之。
田宇想了想,輕聲說道「姥爺,其實我覺得正因為有這些人在暗中惡意詆毀您,所以您更應該重新站出來,為自己正名了。」
「您為我們公司題字,在我看來,其實是一個很不錯的機會。」
劉賢仁聞言,皺眉低喝道「阿宇,別說了!」
葉雨晴也忍不住伸手拉了拉田宇的衣袖,示意他不要再接著說了。
雖說劉賢仁夫婦很清楚田宇可以稱得上是自家工廠的「救命恩人」,從某種程度上來講,父親願意為田宇的茶湘四溢公司題字,其實也是在幫助自己。
但同時他們更加明白父親的性格有多執拗,作出的決定是不可能會更改的。
為了不讓田宇激怒到自己的父親,他們動作一致地選擇了阻止田宇的行為。
「哦?」
龍飛先生並沒有表現出劉賢仁夫婦預想中的怒意,而是目光平靜地看着田宇問道「你能給我一個理由嗎?」
「當然。」田宇乾脆地點了點頭,條理清晰地說道「在我看來,外人的惡意詆毀無非是眼紅姥爺您在行業內的地位,而他們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讓您退隱,最好是銷聲匿跡。」
說到這兒,田宇稍稍停頓後,露出一個意味深長地笑容道「姥爺,如果我沒猜錯的話,自從您不再給湘省本土企業題字之後,其他那些所謂的書法大師家門前,都應該門庭若市了吧?」
「那,那是自然。」龍飛先生不假思索地回了一句。
這兩年,龍飛先生雖然很少和外界聯繫,但是對於一些同行或者說老友的近況,他還是有所了解的。
田宇接著說道「如此說來,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都說文人相輕,他們都是靠踩着你的肩膀,獲得的關注?」
「可以這麼理解。」龍飛先生雖然醉心書法,很少參與到這些勾心鬥角的事情來,但並非就不能理解中間的條條道道。
「既然是這樣,我們為什麼要如了他們的意呢?」
田宇循循善誘道「他們不是說姥爺您被金錢腐化嗎?那我們就通過幫助湘中本土企業,振興農業發展,來為自己正名啊!」
「可是……」龍飛先生有些疑惑地說道「我給你們公司題字,跟振興農業發展有什麼關係嗎?」
「當然有關係啦!」
田宇逐漸掌握了談話節奏後,笑着問道「姥爺,您常喝咖啡嗎?」
龍飛先生想了想答道「年輕的時候喝得稍微多一點,現在上了年紀了,很少喝了。」
雖然咖啡在這個時代還不算太過普及,但以龍飛先生的身份,要品嘗咖啡自然不是什麼難事。
「我想要做的茶飲,就是華夏自己的咖啡!我將嘗試讓果茶與鐵觀音、銀針、毛尖結合……」
田宇非常直觀地闡述了一遍自己創辦茶湘四溢的理念,並為龍飛先生描繪出了一幅絢爛多彩的藍圖。
聽完田宇的描述後,龍飛先生的眼中閃爍起了別樣的光彩,他輕聲說道「你這個想法確實很好,我們國內的茶文化源遠流長,不應該讓外來的咖啡佔領了本土的市場。」
「對啊!」田宇燦爛一笑道「我從不認為外國的月亮會比較圓,人家國外能夠將咖啡傳入我國,我們同樣也能夠將茶文化推向世界!」
龍飛先生思索了片刻後,再次問道「但這和振興農業發展,又有什麼關係呢?」
「我們唯楚在湘省部分貧困縣區,都有着自己的種植基地。」
「我們湘達運輸,擁有着湘省最為便捷的運輸渠道。」
「而我們茶湘四溢所採用的所有水果,都將來自田間地頭。」
說到這兒,田宇無比自信地看向龍飛先生說道「姥爺,您說我們茶湘四溢的銷量要是上去了,那是不是能夠大力推動農產品的發展,振興鄉村農業發展呢?」
「……」龍飛先生忽然變得有些沉默,從他的眼神中不難看出他已經被田宇隱隱說動,原本堅定的想法也已經逐漸動搖。
而田宇也是趁熱打鐵地說道「姥爺,您的退讓,只會給壞人留下可乘之機,這是對他們的縱容和社會的不公!大丈夫生於天地之間,當讀聖賢之書,養浩然正氣,豈能任由宵小作祟!」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